拔杯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本命!麦子叔男神!休休太萌惹!

   134
   100
   137
   2
   1
   1
再记一发脑洞 我的脑洞好多好多,尤其是当我上班之后,每天缺乏交流又需要消磨时间,于是屡开脑洞,或者完善之前的小段子,渐渐的有了许多……大脑洞。存一发。 *依旧禁止使用。*推理流。*BE预警,一开始就会坦白很久以前受就死了。 x港,有一天举办了一场盛大的酒会,几乎整个高层社交界都参与了。有一个高级督察的鹅子,他是个留学归来的私家侦探,富家子弟嘛,平时啥也不干就搞推理,他聪明圆滑,作风也挺正派,不搞吃喝嫖赌那套,在推理圈子里小有名气,也颇受大佬们的赏识,更受婆婆妈妈们的喜爱。在这场聚会上,年轻一辈的人就缠着他讲自己的推理事迹,他就讲了一个自己最近在调查的旧案。说是旧案,其实就是六年前的案子。过程我没想好,脑...    1
记一发脑洞 发现我好喜欢脑虐梗啊。还有双性生子什么的。*设定是架空古代,性别分男女和双性,双性较少,国家允许嫁娶。*不要擅自挪用,我现在不写不代表以后不写。 攻:贺余歌受:曲心禾(双)鹅子:贺扶岚(双) 其实主篇是鹅子贺扶岚和皇帝攻,主篇脑洞我找机会写下来,这个脑洞是延伸故事,攻和受是贺扶岚的爹妈。他们都是世家门阀,大贵族,联姻的,受其实辈分上是攻的表弟,是攻他娘的外甥,所以娘亲很喜欢受。受是很严肃端庄的大美人,而且有管家的本事,攻是家里最小的儿子于是很娇惯,天天出入声色场所。受本来就很看他不顺眼,但是迫于压力还是跟他结婚,攻一开始宠他几天,因为他很漂亮,后来觉得他性格太沉闷了,就移情别恋,继续跑出去...    2
   98
【光切】暮色微倾(短/一发完)(旧图配文)   青年躺在榻榻米上。   屋子里落下了遮阳的竹帘,阴凉而干燥,外面太阳还没有落山。   青年觉得羞耻。天还微微亮着,他却已经tuo guang了衣服,躺在榻榻米上。   这是主人叫人准备的房间。主人命令他在他回来之前“准备”好。他想着每日例行的擦刀仪式,不过,之前的他都是回到本体里,老老实实地以刀的形态接受主人的爱抚。   不对,用“爱抚”这个词不合适,他那正直、刚强、如同刀刃般锐利的,永远只把源氏的利益放在眼中的主人是不会温柔而充满爱地对待任何人的,鬼切因此而敬畏他,对他的命令毫不怀疑。   他的主人源赖光,是个百分之百不会像小女人一样感情用事的人,他所做的任何决定、任何事,一定...    65

© 无声蝉✧S4无尽的守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