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发脑洞

发现我好喜欢脑虐梗啊。还有双性生子什么的。
*设定是架空古代,性别分男女和双性,双性较少,国家允许嫁娶。
*不要擅自挪用,我现在不写不代表以后不写。

攻:贺余歌
受:曲心禾(双)
鹅子:贺扶岚(双)

其实主篇是鹅子贺扶岚和皇帝攻,主篇脑洞我找机会写下来,这个脑洞是延伸故事,攻和受是贺扶岚的爹妈。
他们都是世家门阀,大贵族,联姻的,受其实辈分上是攻的表弟,是攻他娘的外甥,所以娘亲很喜欢受。
受是很严肃端庄的大美人,而且有管家的本事,攻是家里最小的儿子于是很娇惯,天天出入声色场所。
受本来就很看他不顺眼,但是迫于压力还是跟他结婚,攻一开始宠他几天,因为他很漂亮,后来觉得他性格太沉闷了,就移情别恋,继续跑出去浪。
受很看不起他,就不理他,专心操持家事,伺候公婆,于是全家都喜欢受,就攻不喜欢。@
受后来生了个鹅子,就是扶岚,因为受冷冰冰的关系,这个鹅子也不讨攻喜欢,攻在家里养了很多妻妾什么的。
有一天,有一个得宠的小妾在受面前作威作福,当场被受叫人打断了门牙,攻虽然知道是小妾的错,但是他这段时间正在宠爱这个小妾,所以还是去兴师问罪。
结果随他发脾气,受抱着鹅子吃饭饭,根本不理他。
他很生气,就威胁受说,皇宫里正在选太子伴读,要把鹅子送去。

太子伴读虽然很风光,但是太子犯的错,挨打的都是伴读,而且还要伺候太子,其实很不好过。
受冷笑,把鹅子往他手里一塞说,拿去吧。
于是鹅子就去伴读了,遇见了小皇帝攻,青梅竹马。
鹅子的苦日子就开始了。
太子,就是小皇帝,很皮,很喜欢捉弄他,不好好学习,害他挨了好多手板; 他每天回家都是很晚了,受不是个温柔的人,每次他回家受都睡了,最多早上一起吃顿早饭。
就这样,过了十几年。
期间,攻二哥勾搭受,被拒绝了。这事儿攻和婆婆都知道了。婆婆知道二儿子是个好色的货,对受的节操深感欣慰,攻很不高兴,觉得你不跟我搞就算了,居然勾引我二哥,丢脸。
攻还是好女色,喜欢娇滴滴软嫩嫩的小姑娘,受还是勤勤勉勉侍奉公婆操持家务,十年如一日,二人从不同房,形同陌路。
但是攻心眼儿很小,偷摸派人观察受,看他有没有出轨,有没有做错事儿。
没有。
攻又满意,又觉得不痛快。
后来,因为站队问题,他们家被抄了。
攻一家子人,死的死卖的卖,流放的流放,最后只剩下他和受、鹅子、婆婆、婆婆的侍女在一起,婆婆还病了。
这个时候鹅子大概十六七,攻受都三十五六,侍女二十左右,婆婆六七十了。
五个人靠着受平时攒的私房钱离开了京城,去了一个小县城买了偏僻的小房子,攻就是个纨绔子弟,根本不知道怎么活下去,受扛起养家糊口的重担,五个人紧巴巴地过着。
受就靠帮人写字、做点小杂活儿赚钱,侍女帮着做做绢花什么的,攻每天怏怏的守着他娘。
攻以前很不喜欢受孤高的样儿,但是现在渐渐的他觉得受真是好厉害好伟大好有安全感哦,他就磨磨唧唧向受示好,受还是老样子根本不理求他。
受很努力的把这个家维持在堪堪吃饱的阶段。
后来他们认了侍女当女鹅,婆婆去世了,攻也有想过帮忙做点事,但是他根本不行,磨到手就嫌疼,又没本事做帐。
婆婆死了之后攻又消沉了一段时间,只有侍女会去安慰他开导他,受觉得你这个渣渣,鹅子是个感情为O的神奇存在。
受什么都不说,心里很嫌弃他。攻的心理产生了微妙的扭曲,他觉得受太有本事了,自己配不上他,陷入了自卑中。
这个时候,受有一天出门了,一些皇宫的人闯入家里,留下了钱,把鹅子带走了。
太子已经当上了皇帝,还惦记鹅子,叫把鹅子悄咪咪弄回来养在后宫里。
受回家就看见了死气沉沉的攻和哭哭啼啼的侍女,以及一大笔钱。
他知道了事情之后,什么也没说,把钱收起来了,他们吃了顿好的。
攻就更自卑了,他觉得受看他的眼神不对,好像责怪他没保护好鹅子,他又觉得受真的太漂亮了,好像很多人在打受的主意,受都不跟他睡觉的,一定会去找别人。
后来,受给侍女找了个好人嫁了。这个家里就只剩下了攻受俩人。
攻就磨磨唧唧的求和,求交往,求啪啪。
受心想你有病吧?
攻就很桑心,住在一个屋檐下,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受都不跟他讲话的,也不跟他困觉,他的身心都受到了创伤。
攻就想去鬼混,发泄一下怨气和精力,但是没钱去嫖,也没本事勾搭有夫之妇,他后来认识了一个岁数比他还大的私娼,这个私娼不怎么漂亮,可是说出来的话很沧桑很温柔,攻的内心受到了安抚,常去照顾她的生意。
攻偷摸想着,受什么时候会发现这件事,受会有什么态度,说什么话。
后来攻发现,受早就知道这件事,但是他什么都没说。
攻更桑心了。
这天晚上受要去办事,攻把私娼带回家,在受的床上啪啪,并且后来受回家了,撞破了,但是受听见之后没有进里屋,默默地出去了。
私娼走后,受回家了,攻坐在小板凳上瞪他。
受就准备食物,喊他吃晚饭,攻不吃,受自己吃。
攻掀了饭桌,说,你就是看不起我,从你刚进府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这软刀子磨人的样儿是什么意思。
受不想搭理他,但是饭桌被掀了,叹着气问他想怎么样。
攻说你跟我睡觉,以后我就不找鸡了。
受说你还是去找鸡吧,我不是给你零花钱了吗。
攻要气炸了。
受跑里屋去睡觉了。把被子床单都掀了,准备第二天洗。
这天晚上,攻夜袭受,失败了,特别蓝过,问受,既然这么讨厌他为什么还要照顾他。
攻总以为受还惦记着夫妻之情。
受说因为你娘对我很好,她临死前让我无论如何都不要跟你和离。
婆婆临死前已经猜到了受想和离,求他很久,说都是自己没有把攻教好,他只要给攻一口饭吃一件衣穿就行了,别的都是他的命。
攻哭唧唧跑出门了。
攻跑去他娘的坟前嗷嗷哭,然后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发烧了,躺在私娼姐姐的家里。
私娼姐姐为了照顾他已经停了半天的生意了。
私娼问他为什么哭。
他说为了所有的事。他说我真的一事无成,什么都没有,连鹅子都保不住。
私娼安慰了他几句。
这个时候侍女的老公上门来了,问私娼有没有见过攻,私娼就让他把攻带回家了。
昨天晚上攻跑出去之后,受就去追,但是一转眼他就不见了,受只好去求侍女和她老公一起找。
攻不愿意回家去,不想见受,受也没办法,只好暂时允许他住在侍女家里。
侍女的老公是个很好的人,且无父无母,曾经受他们照顾,对攻住家里也没啥意见。
但是侍女觉得攻都三十几了还像个小孩子,这样不行,受对攻也确实太冷淡了,也不行。虽然攻是个废柴,但私心里她还是希望他们和好,不然攻绝对会越过越惨。
于是攻养病期间,侍女很辛勤地在攻受之间调和。
受嘲讽地说,你们是一家子,只顾着他的好日子,当然不把我放在眼里,早知道我就不该答应老夫人的请求,趁早与他和离了,也好断了你们的念想。
受知道婆婆是想让他们日久生情,可是受真的很看不上攻那胡搅蛮缠不求上进的样儿。
反正侍女调和来,调和去,受毫无表示,反而把攻给说动了。攻觉得自己确实应该好好想想过日子的事儿,于是磨磨唧唧地回家去,给受帮些小忙什么的,日子还算平稳地过下去了。
就这样过了两年吧。突然有一天,皇宫里来了人,说请他们去宫里。
攻和受也没法拒绝,就去了,皇宫的人也不跟他们说是因为啥事儿。
去了才知道,原来鹅子被皇帝藏在深宫里,生了个小鹅子,身体就不好了,小鹅子也被皇帝带走了很少见面,太医说他可能只有几个月能活了,鹅子就求皇帝让自己再见见父母。
皇帝也很蓝过。
攻看见鹅子奄奄一息的样子又哭唧唧,把鹅子吓了一跳。
说起来鹅子也很神奇,他有点情感缺失,对所有人都不在乎,快死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把很多事儿都放在心上了,他想看看爹娘过得怎么样了,想见见小鹅子,想跟皇帝多相处一会儿……
受对鹅子的现状感到很叹惋,他是个坚强的人,终究没有哭出来,攻在旁边嗷嗷的。
攻想到当初是自己把鹅子送进宫里才会被皇帝惦记上,这么多年鹅子还算孝顺,他一点父亲职责都没尽到,灰常愧疚。
鹅子说,其实我还有个小鹅子,可惜你们是见不到了。
受说,生死有命,多余的担心也没有用,知道他存在就好了。
其实小鹅子被皇帝换到了皇后身边,准备以后当皇帝的。
攻受就回家了。
攻特别蓝受,受也是。
攻和受都觉得很寂寞,天下只有他们是亲人,可以相依为命了。攻更是扒着受不肯撒手,生怕受跑了,受也没空烦他了,人间不值得,受心快要死了,但还是要活着。
然后俩人在一张床上窝了一晚上。
之后攻特别老实了,不去乱晃了,也不去嫖了,白天在家给受帮忙,还学着做饭洗衣服。
受默许了攻跟他睡一起,但是不许动手动脚。
有一天晚上攻单方面跟受聊天,受时不时嗯一声。
攻突然说我们再要个娃吧。
受说你说啥?
攻说咱们俩这样孤孤单单的,什么希望都没有,每天浑浑噩噩,鹅子在宫里生死未卜,他哪天死了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俩就这么一个结晶,还没了,我好蓝受好香菇。
受不答应,说自己年纪大了。
攻说试试吧,试试吧。
受说你其实就是想啪吧。
攻:……
然后就啪了。
没有什么是啪一次不能解决的,如果有,就啪两次。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们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下去了。
受就是hin硬气,骨头硬,不然也不至于跟攻怄了十几年,他是个很坚强的人,所有事都压不垮他。
攻是家里的幺子,从小被宠的不行,十三四岁吃喝嫖赌啥都干,娇里娇气,喜欢那种软绵绵娇滴滴的小女人。
他们俩一见面就看彼此不顺眼。
不过他们比皇宫里那两位强,鹅子那年冬天就拜拜了。
他们俩不是纯爱情,后来就是攻很怕孤单,对受产生了依赖和仰慕,他以为受也爱他,但是其实……他知道后觉得这世上没人在乎我了,我还不如死了嘤嘤嘤嘤。
受:烦。

从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受和鹅子是大脑里一种什么激素分泌异常,这种人天生感情不敏锐,智商普遍很高,经常出反社会,许多连环杀人犯都是这样。
这种病会遗传。
所以其实受和鹅子都有病。
鹅子死掉,受也只是觉得扼腕,并没有很痛苦。
而鹅子,他们家被抄,死了好多人,他一点感觉没有。
这个文是古耽,所以当时的人们并不知道这是种病,攻和皇帝攻一直在痛于求爱没有回应,其实受和鹅子也是受害者。
所有人,包括受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病。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