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个APH脑洞,同时求领养

★俄苏露异体。
★cp含:伊利亚↹老王,伊万↹老王,斯捷潘→老王,菊→耀,米↹英,仏↹英。
某种程度上,微好茶,微金钱。
还有打酱油的花夫妇。

老王是大家族的新族长,大学生;伊利亚表面上只是普通留学生,其实他家也很牛叉;亚瑟是个欧洲大家族的黑帮老大,法叔也是,老米是亚瑟领养的弟弟。
老王跟伊利亚是情侣,老米跟亚瑟一起来天朝捞金,老米这会儿还是个天真烂漫的中二,亚瑟希望他能尽快独当一面。
小菊是rb人,幼时就认识老王,老王拿他当亲弟弟看,因为老王弟弟妹妹太多,总有一种迷之母性让小菊很沉溺。
后来blabla,老米被小菊救了一次,因为某些原因,小菊和伊利亚冲突了,如果伊利亚不死小菊就会死,老米为了报答小菊,还他一命,就把伊利亚杀了。
老王崩溃了一次,病了,同时,小菊的部队屠城了,湾湾跟他走了,小港不敢跟他说,怕他再受打击。
后来为了逃难,小港小澳他们分别去了其他国家,保留有生力量,老王在本国孤军奋战,一心保家卫国。
在部队的时候,有一次他们跟苏/联伙伴会面,领导要一个会说俄语的,他们就找了老王,老王一见那个苏方友人,这他妈不是伊利亚吗!?
那当然不是伊利亚,是他弟弟伊万,伊万后来要跟他好,老王说为了你哥哥,我拒绝。
伊万死缠烂打,战火纷飞的年代里,老王孤身一人,一系列事情后被攻略了。
他们后来又遇见了小菊,小菊是敌人,老王只能设计杀了小菊,小菊哭了,他也哭了。
多年之后,战争结束了,老王跟伊万一直在一起。
布拉金斯基家中,长子斯捷潘继承了爵位,二姐冬妮娅联姻了很牛逼的一家,三子伊利亚被老米爆头,四子伊万基本不管家里事,幺女娜塔莎待字闺中。
这个家里的大权基本掌握在斯捷潘和冬妮娅手里。
这几年,老米已经成了黑帮老大,连亚瑟都难掩其锋芒,有退居二线的势头。亚瑟后来知道他杀了伊利亚的事儿,很紧张,怕这事儿被斯捷潘知道,斯捷潘绝对会给伊利亚报仇。
后来斯捷潘知道了。
也为了蛋糕分配的问题,布拉金斯基家和老米开始撕逼,强迫所有人站队。
老王心心念念找弟弟妹妹,振兴中hua,算是入股了布拉金斯基这边。亚瑟跟老王曾是一起喝茶的朋友,亚瑟站老米,但是老米越来越专治独裁,对亚瑟控制欲特别强,甚至意图吞并亚瑟的家族,这让亚瑟炸毛了。
老米的意识里,所有人都不可信,只有亚蒂是爱他的,是站在他这边的,所以柯克兰家族在他手里跟在亚蒂手里一样,这样做,亚蒂就会永远在他身边。
亚瑟不相信伊万,但是他身边完全被老米严格控制着,只能依靠布拉金斯基那边,于是他找了老王,老王给了他一张机票,回欧洲的。
老王说,你的家族已经快被老米吞完了,现在老米已经是头张开嘴的狮子,他目前还没有对付你的意思,你这样做,他会把目光转向你的。
亚瑟说,他早晚会对我亮刀子,就跟你养的那只小狼崽一样。我不是孤军奋战,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吧。你弟弟妹妹们迟迟没有下落,你就不觉得奇怪?
老王没说话。
布拉金斯基家族势力太大,按道理不至于找不着他的弟妹们,可是快十年过去了,还是杳无音信。老王怀疑,自己被现存的布拉金斯基兄弟俩骗了。
而亚瑟去了法国,找法叔,他们曾是死对头,但是当他遇到真正的困境,只有法叔愿意收留他。
法叔把他藏起来,看他心情不好,一直逗他,打打闹闹的,亚瑟觉得好像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少年时期。
那时老米还是小米,屁颠屁颠的跟着他,拿枪的时候手都会抖。
亚瑟以前总是希望他能尽快学会用枪,现在又希望他不要用枪。
老米发现他背叛了自己,气疯了,杀了好几个曾经跟亚瑟有关的手下,发誓要整死老王和布拉金斯基兄弟。
亚瑟在屋子里待久了,有一天心情不好,去酒吧买醉,碰见了卿卿我我的路德和小意呆,受了刺激,喝了很多酒,直到法叔赶来,趁他走进小巷子的时候偷摸把他拖走,怕叫人看见。
这件事儿传到了老米耳朵里,老米要杀去欧洲,被手下拦住了,因为在他发疯的这段时间里,斯捷潘搞了很多小动作。
同时,老王有一次跟伊万妖精打架之后,问他,你到底有没有帮我找弟弟妹妹?
伊万面不改色地说,有鸭。
老王还意识到,斯捷潘总干涉他的事情,就像老米对亚瑟那样,老王很不爽,觉得自己被控制了。
于是有一天,他对伊万说,他想回国,去找自己的宗族里的幸存者。
伊万说我帮你找。
他说我应该回去了,我是zg人。
伊万不说话了。老王收拾行李,在伊万不舍的目光里走了。
但是后来老王没走成,被斯捷潘的人拦住了,他们带他去见斯捷潘。
斯捷潘冷淡地说,我们家三兄弟的感情特别不好,你知道为啥嘛?因为我们总是抢对方的东西。
老王惊恐了。
伊万以为老王回国了,蓝受,其实老王被斯捷潘控制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老米不是发誓要弄死老王吗 ,他知道老王被斯捷潘控制之后,想办法让伊万知道了这件事,伊万半信半疑地去找,真的发现了可怜兮兮的老王。
老王想离开这里,托斯捷潘的福,他这会儿不信任伊万了,但是现在他只能依靠伊万。
伊万把老王安置好,跟斯捷潘爆发了大战。斯捷潘嘲笑他什么也不会,在这个家里连只蟑螂都比不上,伊利亚都比他强。
冬妮娅这时也在,正跟斯捷潘讨论老米的事儿,也呵斥伊万离开,伊万气炸了,摔门而去。
娜塔莎默默地目睹了一切。
老王在思考对策,他想,在没有办法的时候,他会去投靠老米。
但是突然来了个人,给了他回国的机票。
是娜塔莎。
娜塔莎嫌弃地说,滚回你的国家去,别再出现在我哥哥们面前。
老王连夜逃走了,伊万气死了,他以为又是斯捷潘把老王藏起来了,但是斯捷潘也超生气,对他说他也什么都不知道。
最后他们发现娜塔莎去见过老王。娜塔莎说老王已经回国了。布拉金斯基兄弟达成了短暂的同盟,找老王。
但是老王已经被老米控制了,老米逼问他亚瑟去了哪儿,老王说他跟弗朗西斯在一起。
老米:我就知道你们有一腿!!
老米派人去找法叔谈判,法叔说我听不懂你在说啥耶。
这个时候,布拉金斯基兄弟也发现老王被老米抓了,要想办法整老米,老米实在无暇顾及法叔,就暂缓了找亚瑟的事儿。虽然暂缓,实际上老米嫉妒到扭曲,他觉得自己被背叛了,法叔和亚瑟青梅竹马,肯定很多年前就好上了,不要他了。所以他内心想,一定要把亚瑟找回来,不然就要整柯克兰家族里站亚瑟的那些人。
然鹅亚瑟是那天晚上喝多了酒被法叔趁虚而入,之前真的清清白白,打架都打不过来,哪有时间跟胡子变态啪。
亚瑟太了解老米了,一旦老米整垮了斯捷潘,接下来肯定要整法叔和柯克兰了,亚瑟就让法叔跟斯捷潘通信,想办法打压老米。
法叔说,亚蒂,你对你弟弟还真是狠心啊。
亚瑟说,隔壁王耀还杀了他弟弟呢。
亚瑟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死活,但是他不能冒险让老米伤害自己的家人们。
伊利亚是老米杀的第一个人,老米杀了他之后陷入了一种疯狂里,又兴奋又惊惶,每天晚上噩梦连连,又鸡冻地跟亚瑟炫耀说我杀人了,我以后可以给你做事了!你看,我长大了,以后我来保护你!
最后结局,种种矛盾叠加,布拉金斯基家族终于跟老米代表的势力正面刚了,两败俱伤,斯捷潘重伤昏迷,老王救了他,但是他可能会成植物人,伊万趁机接替了他的位置,老王坚决的回国了,但是伊万还是他的情人。
老米损失惨重,手下人对他充满了怀疑,亚瑟趁机夺回了柯克兰家族,并且带领手下收押了老米。
老米质问他有没有跟法叔go to bed,他说yes。
老米快要哭出来了。
他说,你不喜欢现在的我吗?你说过希望我快点长大,并且我做到了。
亚瑟摇摇头,遗憾地回答,不,我永远……他没说完,就转头对手下说,把他带走。
END.

这个故事里。
斯捷潘对老王是很阴险的那种爱,暗搓搓的,像漆黑的毒液,沉默冷酷,无声无息地渗透。伊万不得不带他回家的时候,他特别担心斯捷潘看上他,谁也不知道斯捷潘看上了老王,只有冬妮娅质疑过他“对弟弟的男友太上心”,他对此解释是“不信任老王所以需要监视”,直到他对老王下手。他是个杀伐果决的暴君,只要出手必然一击得胜。
老王心里的白月光是伊利亚,让他的心充满爱的对象,唯一一个占据他整个心,而不参杂任何利益欲望的人。伊利亚教他俄语,给他讲风土人情、欧洲的故事,关爱他,照顾他,像个稳重的兄长,其实伊利亚比他还小一点。是老王青春年少时遇见的灵魂契合的初恋想,是心口的朱砂痣。
伊万最小,可能比老王小两三岁,但是跟他哥哥们一样人高马大,他初识老王时还是刚入部队的新人,在此之前是学生,很单纯,说话软软的,激发了老王的慈母(?)之心,再加上那个朝不保夕的大环境,一切都顺理成章。伊万后来被斯捷潘逼得黑化,成了笑面虎,布拉金斯基家族的人都一样,切开都是黑的。
布拉金斯基家的三兄弟,斯捷潘跟伊利亚关系差,伊利亚跟伊万关系差,不是因为大哥对三弟隔代亲(?),主要是因为斯捷潘跟伊万年纪差比较大,所以斯捷潘对伊万很冷淡,懒得理他,这让他们俩关系看上去稍好一点,其实并不是。斯捷潘并不为自己霸占弟弟的男友而感到愧疚,就像伊万也不理解老王为什么心心念念伊利亚,为什么老王就因为跟伊利亚好过就不能再跟他好。
接下来是金三角。
亚瑟绝对爱老米。他很像老王,老米是他弟弟,他怎么可能不爱他。他就像所有的家长一样望子(?)成龙,希望老米好好学习,光宗耀祖。但是,伊利亚的死像一个被冲破的封印,老米从那之后不但甩脱了多年的中二病,还在黑化的道路上撒丫子狂奔。
老米身边的人,一开始是叫他“阿尔”“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少爷”,后来慢慢的都变成了“琼斯先生”,只有亚瑟一直叫他“阿尔”。
老米保护亚瑟,就像保护自己心中最后一片净土,他对他充满了依赖和爱慕,哪怕他已经长的比亚瑟还高,变得比亚瑟更有能力,杀的人更多,他还是会仰望亚瑟,在他心里亚瑟永远是哥哥,能给予他温暖和避风港。只有在亚瑟面前,他永远都是一个小孩子。
然后是法叔。法叔跟亚瑟,真真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俩人打娘胎里就认识,后来从上学开始就在同一所学校就读,见面就互怼,一言不合就动手,抄起酒瓶子互砸也是常有的事。法叔比他大了不到一个月,看上去比他成熟很多,花枝招展风流倜傥的,追求者得用卡车来装。谁都知道他们不合,包括子米,但是连亚瑟自己在内,没人意识到,能有一个人任你嬉笑怒骂,在他面前你可以肆无忌惮,悲喜皆形于色,是件多么让人羡慕的事,弥足珍贵。所以后来,当亚瑟开始抗拒老米,他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可以依靠的人选就是法叔,事实证明法叔也没让他失望。在老米面前他是兄长,是温暖的情人;在法叔面前他只是年少的亚瑟,暴躁易怒还嘴硬。被按床滚单的时候,明明湿润闪烁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一切,还固执地不肯承认自己爱上了那个胆大包天的混账胡子。

一看就是个我永远写不出来的大长篇哈哈哈哈。(ง •̀_•́)ง放出来存一把,顺便求太太带走。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