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夏&双夏尔】Daylight And Starlight——五

chapter.5
本来我以为夏尔·夜版这次出去也就只是出去了,谁知道第二天,风尘仆仆的威廉就带来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红夫人死了。
就在今天清晨,这个美丽的女人被人发现倒在伦敦的一条阴暗潮湿的小巷里,肚子像是被什么利器剖开,血肉模糊了一地。
夏尔·日版虽然嘴上并没有说什么,但是稚嫩的脸上满布严肃的神色,眉头皱的都快成麻花了,连吃了一半的早餐都丢下就急急忙忙赶去了警#察局。
身为执事的我来不及去纠结我的钱谁给我结清,就自然而然的步步紧跟,当然,随行的还有那个脑门锃亮程度快赶上皮鞋的威廉•T•史皮尔斯。
JC局里一片诡异的安静,来来往往的人们目光略微的紧张。
死者是贵族,还是残忍的谋杀,这可是大问题。官方第一时间封锁了消息,尽可能的保证这件事情不外传,将对国家的伤害和影响减到最小。
当我们见到红夫人的时候,她已经不再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的样子。原本就健康的皮肤变成了惨淡的苍白,睫毛和眉毛都结了一层白花花的薄霜,涂着大红色口红的嘴唇冻的发白僵硬,看上去十分怪异;闪亮的红发也失去了光泽,被白色的薄霜覆盖着毫无生气地散开。
苏格兰场的探员们本来就不愿意让夏尔这个未成年的孩子去看自己亲人的遗容,愿意放他进去已经是左右为难,而见到尸体之后探员们便是死活也不肯把尸体上盖的白布掀开了,只是让他看了一会儿肩部以上的位置就匆忙把尸体推了进去。
之后,威廉负责去处理各种事情和手续,夏尔·日版默默走到长椅上坐下,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他的双手放在膝盖上攥得发白。
“塞巴斯蒂安。”他突然叫我,声音很小很低,平稳得有些冷漠。
我半跪在他面前,望着他不说话。
这种仰望的姿势让我终于看见他的脸,那一瞬间我有些说不清楚的情绪。还是孩子的脸上毫无表情,长长的睫毛松松的耷拉下来,半阖的眼睛幽蓝深邃。他好像在生气在难过,但是他的脸上又没有丝毫的情感流露,回想一下这一路,他也是那种原因不明的忧虑和一直陷入思考的状态,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悲伤的情绪。
突然,他一把抓住我的衣领,狠狠地把我向他拽去,然后伸出双臂紧紧地搂住我的肩膀。
他的头埋在我的肩上,我听见他低声说道,“告诉他,仅此一次。”
我一愣,他说的那个“他”是夜晚的那个自己吗?
随后他立刻推开了我,揉了揉眼睛,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抱歉,我失态了,很难看对吧。”
我正准备说几句安慰他的话,就听见那边威廉的声音传来,“少爷,米多福特侯爵携夫人来了。”
夏尔·日版立刻从长椅上站起来,走向侯爵及侯爵夫人问安,“姑父,姑姑。”
米多福特侯爵一上来就把他整个人抱在怀里,悲伤地难以言喻,“夏尔,别难过,你还有我们呢。安洁丽娜阿姨的事我感到很抱歉,你要学会向前看blabla......”
直到他身边的女士警示地咳嗽了一声,他才赶紧把快要被憋死的夏尔放开。
法兰西斯女士,夏尔的姑姑,也正是这位米多福特侯爵夫人,一看就是个严谨的女人,跟她那乍一看挺严肃一开口就萌的丈夫倒是不怎么般配的感觉,她幽幽开口,“别太伤心了,夏尔,你可是凡多姆海威家族的继承人,我女儿要嫁的男人。”
夏尔的脸上是淡淡的悲戚,只能回答,“是。”
我眯起眼看他,小子,把你刚才那一副冷冰冰的表情拿出来啊。表情这东西最容易出卖人,尤其是细微的表情,甚至有专门研究细微表情的心理学书籍,可见微表情对一个人的心理状态反应有多大作用。夏尔此时的表情有三分无奈六分痛苦还剩下一分不能哭出来的压抑,堪称悲痛的哭不出来的典范。如果不是刚才和他的一番交流恐怕连我也会被他骗过去。
此时此刻,白天这个夏尔已经比晚上那个他更让我警惕,都说会叫的狗不咬人,夏尔·日版就是只不叫的狗,这种人往往比那种一看就危险的人更加危险,因为他们很会隐藏,也很会在人背后捅刀子。
法兰西斯冷冷的盯了夏尔·日版几秒,那样子实在是让人不舒服,她偏偏要抬着下巴垂着眼睛看他,就好像他是什么下贱的东西根本入不了她的眼一样,几秒后,她把目光转向了我。
我正准备向她和她存在感略低的丈夫行礼,就被她一把抓住了头发,“你的刘海是怎么回事身为男人居然把刘海留得这么长把主人都教坏了巴拉巴拉......”
我:“??!!?!???”
......收回前言,您跟您丈夫实在太般配了。
==================
(接上)
救下我可怜的头发的办法居然是把它们全部梳到头顶。
我感到心累。
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看着旁边的夏尔·日版那张无奈的面孔和服帖的斜刘海,我突然好想笑,在这种情况下笑出来似乎不太好,于是我硬生生把那声“噗嗤”憋了回去。
之后的情况就是走流程。贵族们强烈要求警方向他们汇报案件所有的细枝末节,并且要来了警方迄今做的各种文档资料。
这期间,弗朗西斯这个女强人完全一头独大,连她的胡子老公都被她的气场压在身后,更别说瘦瘦小小的夏尔和我这个“下流的”执事。我对弗朗西斯的看法有些矛盾,她是凡多姆海威家出去的女人,却带着一股子不同于夏尔·两版的刚正不阿的气质,跟我脑补的那个陷害侄子不图回报的恶毒姑姑大相径庭;我也有看过文森特·凡多姆海威的相关资料,那个文雅的绅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总感觉很奇怪,她到底是不是黑暗贵族家亲生的女儿?没理由一家子都是斯莱特林*中间却出了一个格兰芬多*吧。(《哈利波特》中的两大对立学院,还记得吗?蛇院的斯莱特林们狡黠恶劣,狮院的格兰芬多们却正直刚强。)
在他们的对话中,我作为执事是不能插话的,再说,我也不可能把夏尔·夜版偷溜出去的事请抖出来,那估计被带走的人不是他而是我。·
站在一边安安静静当背景的我还是得到了不少情报。
首先,威廉告诉我们,红夫人是昨晚九点半左右独自开车离开家门的,离开前还特意嘱咐威廉不许跟上,也不许让任何人知道她离开这件事。她似乎忧心忡忡,遇到了什么麻烦的样子。
第二,尸检报告显示,红夫人大概是在昨晚十点半到十二点之间被杀的,从红夫人的住宅到尸体的发现地点大约是半个小时车程,也就是说红夫人到达那里时是十点左右。根据独特的伤口来看,凶器初步确定是电锯一类的东西。
第三,初步调查确定案发地点就是发现尸体的地方,而那个小巷子是当地著名的妓&女街,顾名思义,那附近居住的、游走的几乎全是妓女和嫖客——就连发现尸体和报警的那个可怜虫都是刚从温柔乡里爬出来的嫖客。那里充斥着性&交易和毒&品交易之类的肮脏的东西,本来就是各种违法犯罪聚集的地方,当然不可能会有监控探头那种东西。谁也想不明白一个身娇肉贵的贵族少妇为什么会深更半夜跑到那种地方去。
第四,红夫人身上的财物一样都没少,她的车也好好的停在不远的大马路上,凶手根本不是图财,而是直截了当的就是为了杀死她而动的手,那种血腥的杀人方法简直让人作呕,警方推断凶手要么跟红夫人有什么深仇大恨,要么一定是个变态。
那个凶手就这样神秘的出现又消失了,因为案发地点的人员流动很大又很偏僻,想在没有监控的情况下破案几乎是难于登天。
一时间,屋子里一片沉默。
“那个,可以允许我插一句话吗?”威廉用生硬地声音说。
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他身上。
“从刚开始我就想说了,探员们办案的过程中,有没有看到一件红色的风衣?”威廉继续说道,“你们的照片上面没有我家夫人昨晚穿出去的风衣外套。”
苏格兰场的探员们面面相觑。
“被拿走了吗?”弗朗西斯沉吟道,“为什么偏偏要拿走风衣呢?那风衣是很名贵的东西吗?”
“并不是,只是夫人很喜欢的一件衣服而已,当然还是出自名家之手,但是也没有名贵到那种程度。”
······又是一室沉默。
夏尔的表情从头到尾都很沉重,一直垂着睫毛不说话,在想自己的心事的样子,他既不发表意见也不参与讨论,只是默默听着,然后眉头之间的缝隙越来越深。
最后苏格兰场的探员们保证会在一个月之内破案,三请四请送走了这几尊大佛,我都替他们累。弗朗西斯和米多福特侯爵回去了,临走前还不忘叮嘱夏尔。
“她对你很好,从小就是,”我在这边已经为夏尔拉开了车门,听见她的话,我们从车窗外看过去,只看得见她线条优美的侧脸,金色的发丝顺滑地被梳向后方,“你一定要把这件事查清楚。”
夏尔的目光有些停顿,过了两秒钟他正对着她挺直脊背,说,“那是当然,我一定不会放过杀死我的阿姨的人。”
弗朗西斯什么也没说,只是车窗玻璃慢慢升了上来,直到遮住她的全部面孔,她也再没有看我们这边一眼。
夏尔目送载着姑姑姑父的车辆远去,长长的吐出口气,对我说,“回去吧。”
一路上我一边开车一边想了很多。那小鬼昨晚上是九点四十五左右睡下,不,出门的,因为别墅在离郊区较近的地方所以走路到达案发地大概需要一两个小时,如果夏尔·夜版真的跟这件事有关系,那他一定是使用了交通工具。我暂时还不能确定这事到底是不是跟他有关,所以不能随便下结论。
从另一个事情看,现在想想,他那时候也是走的慌张,居然前脚刚赶走我后脚就离开了房间,但是既然他要走,又为什么要在那天晚上留下我问问题?难道他······就是为了让我发现他离开了?!这个说法很奇怪,他想让我知道他离开了房间,又不能直接告诉我,只能这样拐弯抹角,真是奇怪。
除非——
除非——他有什么不能说出来的事情,只要他告诉了别人,他就会遭殃。
这个角度看来 ,宅子里恐怕有什么在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同时,也是在上述情况均成立的状况下可以推断出——他有同伙。或者说,不是同伙,是监视他的人。
那个人用交通工具带着他跟红夫人碰面,然后那个人杀了红夫人再送他回来,他也许是非自愿的跟随对方做事所以才把这事泄露给了我。
泄露给我。
我忍不住想笑,他为什么会泄露给我?我是什么人?我是红夫人买来杀他的人。他怎么会寄希望于我?
“塞巴斯蒂安,”后座的夏尔·日版突然开口,立刻拉回我的思绪,“我会给你三倍的钱,帮我。”
我心里顿时沉入一块巨石,从后视镜望过去,他的大半张脸都隐没在刘海后面——他一上车就把自己的刘海解放了——根本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他这句话说的实在很有争议。
似乎是知道我是接受了红夫人的钱来杀他的,但是又好像只是随口一说。
但是三倍啊,还是个很诱人的数字。
我想了想,眯起眼睛对着后视镜微笑,“Yes,my lord.”
TBC.

评论(2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