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夏】《圣殿》11-番外2 HE 四万字完结 祭司塞x伯爵夏

  

  • 塞巴斯是帝国的大祭司,帝国是最NB的国家,本来分为王室和圣殿两大派系但是塞巴斯把权力收拢了,啵酱是渣国名存实亡的伯爵,周游世界中被祭司大人逮住···这样(x)。

  • 这个文我最初是在贴吧发,如今更完了就搬到这边来,,我就是贴吧那个风铃,这样应该不会有人说我盗我自己的文吧。【笑哭】

  • 前文1-3走 http://as75715849.lofter.com/post/1dbf4cff_b45bafd

  • 前文4-6走  http://as75715849.lofter.com/post/1dbf4cff_b45bb10

  • 前文7-10走http://as75715849.lofter.com/post/1dbf4cff_b45bb23

    =============

Chapter.11【完结篇】

 

夏尔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爸爸妈妈。他们也是这样,血就好像被撕裂的翅膀一样喷洒在尸体的周围,前一刻还鲜活生动的人们一转眼就失去了生命力,过往的喜怒哀乐都成为了舞台上已经谢幕的话剧,那些或笑或哭的影像变成一幅幅在指尖下发黄发霉的图画,不管如何的价值连城都难逃逝去沧桑的结局。

 

火焰烧焦的画面就像跳帧那样转到了那个曾经关押他的小房间。橙黄色的阳光悠悠地从半扇窗口洒下,既像温暖的母亲的目光,又像光辉的利刃,一刀一刀重重的切割在他赤【嗷】裸的身体上,那时候他半边脸都包着纱布,完好的那只眼睛无声的诉说着死亡。

 

他跌跌撞撞地退后几步捂住了嘴巴躬下身子干呕。

 

于是他看见那些溅在他的裤子和鞋子上的血点。就像那个少年的灵魂在最后一刻抓住了救命稻草,又像是死者的诅咒在恶毒地控诉他是如何要剥夺他的一切。

 

即使这一切并不是他的错,甚至跟他毫无关系,他也是受害者。但他就是克制不住的心痛,说不清楚是因为回忆的痛楚,还是因为对这个间接因他而死的男孩的愧疚。

 

但是他很快就没办法想这些了。

 

塞巴斯蒂安将匕首递给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躬身来到身边的白袍祭司手里,沾血的利刃弄脏了祭司垫在手上的雪白的衣袖。

 

同时又有四五个身穿白袍祭司打扮的人快速而安静地上前将地上的尸体弄走,同时清理了花纹美丽的地板。

 

从头到尾,这些人都拉高了宽围巾,还将兜帽的帽檐拉得很低,以至于完全看不见他们的脸。

 

一切发生不过短短几分钟,很快室内就恢复了平静。

 

塞巴斯蒂安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对夏尔微笑,恍如魔鬼,“您刚才想说什么?”

 

夏尔拼命使自己镇定下来,用攥紧拳头来缓解手指的颤抖,“······你······”

 

“嗯?”塞巴斯蒂安理了理衣袖,温柔美好的像是邻家的大哥哥。

 

夏尔用指甲狠狠抠了自己的手心一下,顿时被痛感刺激找回了部分理智,“···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这句话不是疑问句。

 

塞巴斯蒂安回道,“您都猜到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夏尔咬牙,“······”

 

塞巴斯蒂安走近他,伸手摸了摸他细细软软的头发,“不要担心,我会在你身边的。”停顿两秒后,他恶意的微笑,“——殿下。”

 

夏尔倏的躲开了他的手指。

 

塞巴斯蒂安全不在乎般收回手,像是在暗示什么,“殿下本来就年幼,小孩子生性贪玩某些成绩糟糕一点无可厚非,但是要学的东西还很多,我会负责继续教导您的。”

 

“我不要。”

 

“马上就是典礼了,那么现在殿下该去换衣服······”

 

“我不要!”

 

塞巴斯蒂安终于停下来凝视他的眼睛,红眼珠传达出的是狙击镜一般精准而冰冷的锁定。

 

“抱歉。”他说,“您说什么?”

 

夏尔的惶恐都变成了怒火,他强压下心中的愤怒说道,“我相信你听清楚了我说的话。”

 

塞巴斯蒂安安抚道,“不要闹,少爷。”

 

夏尔怒极反笑,“你有立场说这话?”

 

塞巴斯蒂安沉默,他确实觉得自己这么说太没立场了,于是改口,“你不高兴?”

 

“你觉得我应该高兴?”

 

“我觉得你至少会有点高兴。”男人无辜的歪了歪头,黑色的发丝滑到了脸上,“一点点。”

 

夏尔想都没想回道,“一点点都没有!”

 

“为什么?”塞巴斯蒂安看上去充满疑惑,“我给你这个国家,你会成为这片土地上最富饶的国家的国王。”

 

你会成为这片土地上最富饶的国家的国王。

 

很有吸引力的筹码。

 

可是没人比夏尔更清楚,成为国王又怎样?国王也无非是这个人的傀儡而已,国王早就徒有其名,除了国王这个称号还是属于他自己的东西其余一切都是这个人的,不论是权力还是王本身,这些东西都不是掌握在王自己手里的了。

 

成为国王,无非是把自己送进对方挖的坑里。

 

——不,他好像已经栽坑里了。

 

圣殿的大祭司才是站在这个天下至高点的人,才是这个国家的地下国王,他才不会扯什么仁义礼智信,他会用行动来使人屈服。

 

不论是挡住自己的道路的人,还是阻碍自己未来发展的人,甚至是与自己的希望背道而驰的人······那就更不用说胆敢违背他的人。

 

就像刚才被一刀封喉的王子殿下,就像他惨死的爸爸妈妈。

 

他曾经是第三种,他已经受到了惩罚,现在如果他有那个心思,他会成为最后一种,但是这一次会被怎样对待,简直不敢想象。

 

他不想死,至少不想现在死,但是他也不想屈服。想想吧,以后人们会怎么说他?在背后戳着他的脊梁骨说他这个尊贵的国王殿下其实是大祭司的禁脔?还是私底下用何等恶心的嘴脸揣测他是如何诱惑大祭司来保全自己的性命?

 

他不要变成这样,这些对他来说就跟活生生折磨他没两样。但是他最担忧的是这就是塞巴斯蒂安留下他的原因。

 

他一直都知道对方对自己的心思,或者说塞巴斯蒂安根本就没怎么掩饰自己的心思。那种好像真菌的菌丝一样密密麻麻的爱慕几乎是一边打着哆嗦一边飞快生长,好像即将被那些绒毛触碰到的感觉让夏尔毛骨悚然。

 

但是也不仅仅是爱慕。与其说是爱慕,夏尔更愿意用“满足”来形容。他发现对方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道美味佳肴,他饥肠辘辘,看着这道美餐不忍心立即囫囵吞下,反而露出凝视情人般深情般的目光。夏尔一直想要逃离那个视线,现在那视线的主人却想把他完完全全的

禁锢在身边。

 

夏尔很清楚塞巴斯蒂安给自己编织了怎样一张天罗地网,无色的细丝上包裹着晶莹甜腻的粘液,糖果般的香气里浸透了死神的足音。他早该想到的,从他踏入这个国家的第一寸土地的时候开始,就已经陷入了对方为他量身打造的牢笼,这个控制欲强的令人发指的家伙就在边上用溺爱的目光看着他在迷宫里面左突右撞,就像看着自己心爱的宠物撒娇卖萌一样。

 

对于塞巴斯蒂安来说,夏尔的一切都值得他沉迷,包括他明知道有多脆弱不堪还是固执地坚守自己的一方小天地的执着精神和受到惊吓后一闪而过的惊慌。

 

所以他会一直去做那些能够让他的少爷露出那些他喜欢的表情,就像猫主人总会喜欢用逗猫棒调戏自家的喵星人那样。只是夏尔是人不是喵,塞巴斯蒂安有时候会忘记这一点,所以他会做出很多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看上去很残忍简直无法原谅,让人简直觉得就是罪大恶极罪无可恕,其实他并没有真的往那些坏方向去想。

 

对于他来说,他只是在逗他的小喵而已。

 

幸运的是,夏尔很清楚这一点;不幸的是,夏尔从不准备因此而向他妥协。

 

然而夏尔不知道的是,他越是表现的抗拒,塞巴斯蒂安就越是想要把他爪子上的指甲剪干净。

 

当初对文森特夫妇见死不救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塞巴斯不希望夏尔还有能够回去的地方,他希望他只有自己身边可以驻足。

 

关于这一点,聪明如夏尔,即使已经窥见端倪他也不愿意去往这个带色的方向想。

 

现在的情况很微妙,所有有利的条件一边倒地靠在塞巴斯蒂安那边,他用强迫的手段逼迫夏尔就范,而就范的附加奖励是这个国家。就像某人陷害你做了牢结果你发现牢房的条件堪比国王的条件。

 

——不知所措。

 

夏尔有点想扶额,但是鉴于这个动作在现在太不合时宜他就放弃了。说到这里,他一直都觉得自己似乎无法好好的像正常人那样改变和维持自己的情感。比如王子殿下就像一阵风儿突然出现又突然飘走,也顶多是让他吃惊惶恐了不到两分钟,这其中还是吃惊占大多数;还有父母的事,换了别人恐怕要惦记一辈子恨不得将所有与此相关的人挫骨扬灰,而他,明知道眼前这人、这个圣殿、这个国家都跟父母之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却选择了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说不好是什么样的感情色彩,不强烈不偏激,但是复杂的让人绝望。

 

塞巴斯蒂安看见他眼睛里闪烁的光芒渐渐隐没下去,知道他快要屈服,于是上前搂住了他的肩膀,黑色的披风像恶魔张开黑漆漆的羽翼,又好像一望无际的夜空连星星那点微弱的光芒都一并吞噬了下去。

 

“来,跟我走吧,我来帮您换衣服。”那恶魔低声诱惑道,就像是远古神话里嘶嘶吐着信子的蛇是如何引诱夏娃吃下禁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您只要按我说的去做就好了,不会有人发现的,你会拥有所有你想要的东西······我的少爷。”

 

夏尔浑身一震,最后那个称呼唤醒了他身体里那些糜烂的回忆,他想起来那家伙的目的是什么,他可不愿意变成任何人的床伴,尊贵的凡多姆海威家主怎么能为了保命而出卖自尊?

 

塞巴斯蒂安似乎发现了他渐渐变得抗拒的眼神,他立刻补救,“您会是个好国王的,我保证。我是您的执事,记得吗?”

 

“啊,对主人做了很过分的事情的执事。”夏尔讽刺道,“你真的有把自己当成执事吗?”

 

塞巴斯蒂安真的皱起眉头很认真的想了想,“有的,至少曾经有。”

 

夏尔突然就不想理他了。

 

“快去准备仪式吧,少爷,”塞巴斯蒂安说道,“您连台词都不需要说,只要跟着我的指挥走流程就行了。”

 

“······”

 

“你会成为一个好国王的。”

 

夏尔觉得可笑,“祭司大人还能预测未来?”

 

塞巴斯蒂安笑着说,“总归比”刚才那个人”要强。”

 

夏尔说,“我没有你们这个国家的王室血统,让别的国家的王室来当自己国家的国王,你是想亡国吗?”

 

塞巴斯蒂安笑出了声,“杀了继承人的是我,我就是想亡国,也要让这个国家亡在你的手里。”

 

夏尔眯起眼睛看他,决定不在这个角度跟他浪费时间。

 

“走吧,少爷。”塞巴斯蒂安放低姿态,几乎是在祈求,表现出自己臣服的姿态。他猜到夏尔在介怀什么,但是那些已经发生了,他既不后悔也不准备寻求他的原谅,更不想许下什么他根本不可能遵守的承诺去欺骗夏尔,这只会让他们的关系更糟糕。他很明智的选择了夏尔可以接受的方式,他想,时间会带走一切,也会带来一切,过去的总会过去,夏尔总有一天得放下,而夏尔的态度比他最初设想的要好太多了,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去顺顺对方的毛呢?

 

夏尔沉默了,塞巴斯蒂安揽在他背上的手臂颇带点强迫意味地稍稍地将他往前推去,他低下眼睛,像是摒弃了一切的尘霜,艰难而决绝的迈出了第一步。

 

END.

 

 

 

 番外1 (因为是番外所以时间跨度略大,交代的东西也很琐碎,大家注意调整啊~)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到床前的时候,帝国尊贵而勤劳的国王陛下就已经准备起床了。

 

大祭司施施然走进国王陛下的房间,开始熟门熟路地服侍他的小国王穿衣服。

 

门外等候着的侍女们早已见怪不怪,低着头兢兢业业地扮演着守门员的角色。

 

自从守孝期满,帝国闭关了三年的王子殿下登基成为国王之后,这些本该是侍女做的事情就被他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祭司全部接手。刚开始这些在宫廷中耳濡目染各种肮脏事同时还很无聊的人们还会私下讨论一下新国王和大祭司之间不可告人的关系,但是后来有那么几个鱼唇的同僚窃窃私语的时候没有注意好音量,私语内容一不小心传到了国王陛下的耳朵里,那些香艳淋漓的段子经过中间口口相传之后肥美程度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国王陛下虽然没啥表示,但是当天晚上那几个人就消失了。

 

这件事有一段时间搞的王宫和圣殿都人心惶惶,大家都很清楚,这件事如果没有经过大祭司的允许是不可能得到实施的,也就是说他们真正认同的统治者祭司大人在这件事上是服从国王陛下的。

 

既然连大祭司都站在国王陛下那边,那么也就没人敢在这个方面多做纠缠,流言蜚语在宫廷里飘荡了没多长时间就像一丝青烟一样消散得没了影儿。

 

跟虽然成天摆着一张笑脸其实喜怒无常心狠手辣此次却无比明确立场的大祭司比起来,国王陛下就显得漫不经心的多。他就好像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一样,该吃吃该睡睡,舒舒服服的过着他的小日子。但是在众人眼里,这是怎样的讳莫如深!难道国王陛下闭关了三年连性格都关变了吗!还是这三年里大祭司给他进行了什么奇异的调教?

 

众人闭了嘴,很明智地选择了脑补后续剧情。

 

而且,原本愁云惨淡的王室成员惊奇的发现,他们想象的“国王陛下是圣殿祭司的傀儡打压王室”的剧情并没有出现,大祭司虽然还是那么强权那么不可撼动,但是他很是服从国王陛下哎,这个可以有~

 

不过满脑肥肠的王室们还发现,他们的小国王也不是三年前那个风往哪边吹就往哪边倒的软趴趴墙头草了。当年的小王子,随便谁在他耳边吹吹风他就会稀里糊涂的跟人家走,三年之后小王子已经升级成小国王,智商似乎也跟着up up up,如今再想忽悠他根本就是件不可能的事情,甚至还有可能被他卖给大祭司,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消失在宫廷的某个角落里。这件事多少让贵族们有些不痛快。

 

值得炫耀的是,他们的国王陛下是个很合格的国王,早起晚睡,工作勤恳,态度认真,智商爆表,很有气魄,虽然年龄小了那么点,总体来说是个不可多得的帝王之才。并且,大祭司似乎也并不想跟王室继续搞分裂,他变得很温顺(雾),除了成天跟在国王陛下身后有点让人眼烦之外也没有其他过分的行为。

 

不过阴谋论者坚持这些都是套路!虽然不清楚大祭司到底有什么企图但是一定是对王室不利!就连新国王也已经被收服了!

 

然而如今一个月过去了,在双方boss的倡导下,王室和圣殿一改往日的剑拔弩张,彼此平衡彼此制约,贵族们和祭司们见了面虽然不至于多么亲热,但至少已经不会打打杀杀。整个帝国正在努力的往好的方向发展。

 

撇去那些云里雾里的贵族们和一个二个鉴定服从命令的祭司们,那么咱们就把镜头调到双方的boss这里。

 

这天夏尔跟往常一样起了床,他已经习惯了每天被塞巴斯蒂安服侍,过去的那些事情只要不刻意去想也就不会带来什么困扰——当然这是建立在塞巴斯蒂安不要毛手毛脚的前提下。他已经披着国王的皮子过了一个月,看着面前的各色文件和各种会议,以及那些大人们若有若无的责难,夏尔突然就明白了塞巴斯蒂安当年一直给他的教育是在为以后准备什么。

 

同时他终于明白了一点——原来这家伙早就在挖坑了!

 

这一个月夏尔说不上过得很好,但也绝对过的不差。塞巴斯蒂安真的把他当成国王陛下教养,不但进退有度,而且国王必须要做的工作一样都不少,每天都搞得他很是疲惫,但是又偏偏在他可以接受的范围内,这让他不得不再次感慨塞巴斯蒂安的安排能力。

 

说起塞巴斯蒂安,这一个月他简直过得无比的幸福。最主要的是夏尔乖乖地做了国王,其次是夏尔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这短短的一个月,夏尔的行事风格虽然还有些冲动但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比前任国王要好太多了,那种略显稚嫩的风格很符合他的年纪,根本不构成问题。

 

塞巴斯蒂安有时候看着他的少爷伏在桌子上忙碌地查资料批文件,从心底里慢慢的升上来一种欣慰,就像爸爸终于看着儿子长大了一样。

 

两个人就在忙碌之中选择性的忽略了一部分事情。

 

但是这些事情存在就是终究是要面对。

 

一个月之前的登基大典结束之后,一直在圣殿里围观加冕仪式的莎莉文被“夏尔是国王”这件事情震惊得合不拢嘴,全程都用一种几乎要把人烧出个洞来的热切目光注视着夏尔。于是夏尔只得在忍受塞巴斯蒂安的基础之上再努力让自己无视小姑娘充满了疑问的视线。

 

加冕结束之后的晚上,宫殿里举办了盛大的舞会。夏尔在宫殿外边的小路上发现了莎莉文。他把凡多姆海威传家的戒指给了她,希望她如果有机会,能够把这个交给他远在异国的未婚妻。并且向她道歉,夏尔·凡多姆海威恐怕永远也不能回去了。

 

莎莉文虽然满腹疑惑,但还是选择了闭上嘴办事,直觉告诉她这里面有什么不能接触的东西,所以她决定敬而远之。

 

之后便是一周的国庆,七天很快过去,夏尔都没机会再跟莎莉文说话,只有最后那天站在高台上对渐行渐远的马车里探出头来眺望的少女用唇语说了句保重。

 

夏尔想,他这辈子恐怕是没法再从这个泥淖出去了,要说牵挂,他也就只剩下家乡那个不谙世事的未婚妻伊丽莎白。他觉得愧疚,那女孩子真的爱他,愿意为他付出一切,他却连一个像样的拥抱都不能给她,现在又要抛弃她在别的国家留下。

 

其实夏尔自己也有点说不清楚他为什么会想要留下,他不怕死,也不贪财,更不稀罕什么权势,怎么就答应塞巴斯蒂安做了国王呢?加冕仪式过去很多天后的现在,他自己也有些懵。那时候,他就好像中了蛊一样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其实他完全可以抵死不从,虽然不知道会被塞巴斯蒂安用什么法子强迫去加冕,但是也总比他莫名其妙地就服了对方的软要来的有尊严。

 

为什么呢?

 

是不是那家伙对他施了什么法术?还是下了药?他绞尽脑汁都没有得出结论。

 

如今过去了一个月,他偶尔还是会想想这个问题。但是有天他在书房看着书,一抬头正好看见塞巴斯蒂安用戴着白手套的长手指优雅地端起茶壶,下一秒,清亮的红茶像一小斛瀑布哗的一声清响落入白瓷的杯盏,扬起一股细细的茶香。

 

——他突然就把眼前的祭司大人跟三年前那个执事的身影重叠。一个是尊贵的、高高在上的大祭司,他心狠手辣,两面三刀;一个是温柔的、优雅顺服的执事先生,他博学多才,谦良如玉。

 

似乎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的俩人。

 

夏尔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想起那时候的他来,怎么会想起来,那让人有些燥热的初夏的太阳,和发现自己在树下睡着之后用手帮自己挡住了眼睛的塞巴斯蒂安。

 

他很早就已经决定不再去想了,他的执事早就死了,并且他永远都不会让其他任何人替代他的位置,即使是,大祭司。

 

一定是快到夏天了,所以一切都好像与过去出奇的相合才会让他胡思乱想,夏尔闭上眼睛,他觉得累了,只是这一次,他的执事不会去帮他遮挡阳光。

 

 

TBC.

 番外2(肉渣渣已炖) 

自从帝国的新国王登基之后,原本就很流弊的帝国就变得愈发强盛,强到让夏尔自己的母国更加觉得压力山大。

 

过去有凡多姆海威家族在边境守着,这个家族多年前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跟帝国的国王及大祭司达成了什么协议,保证帝国永不侵略该国。凡多姆海威就像一道无形的壁垒,将自己脆弱的母国保护在背后,然而现在凡多姆海威家族灭亡了,唯一的少爷还不知所踪,小小年纪在外边闯荡,多半也是死了吧。

 

这个国家的国王目前很发愁。帝国愈发强大,总有一天会解决了自己这个眼中钉,那个表面光辉靓丽实则阴险毒辣的帝国可是连签订了契约的凡多姆海威都不放过,一旦知道是帝国的人马消灭了凡多姆海威,即使是他最忠心耿耿的臣子,他也根本没办法为他们伸张正义,本以为有那个神秘的契约在,至少可以保住这个国家的位置,结果不但凡多姆海威自己丢了性命,连这个国家都陷入了岌岌可危的境地。

 

国王愁啊愁,愁白了几撮头发,最终打定主意,去表示臣服吧,做一个好好的附属国,至少可以将伤害降到最低。

 

正好马上就是帝国国王的十七岁生日,那么就趁这个送礼的机会把这个想法一并说了吧。虽然不知道对方会不会答应,但是···应该不会有人拒绝送上门来的肉吧,虽然这块肉小了点。

 

就在悲催的国王殿下打定主意开始紧锣密鼓的准备帝国小国王生日礼物的时候,帝国圣殿的钟声刚刚敲响。

 

纤细修长的手臂从层层帷帐中伸出,细长的五指手困难地在床头柜摸索了一阵,似乎并没有找到自己心仪的物品,于是那帷帐里传来带着小小的恼怒的声音。

 

“喂,你把我的眼罩弄哪儿去了?”

 

被子里骨碌骨碌地翻滚了一阵,没一会儿传出男人一声充满了调侃意味的痛叫,看样子是被枕边人踢了一脚。

 

“大概在枕头边···你找找看?”塞巴斯蒂安揉了揉眉心也渐渐清醒了,侧过身子笑意朦胧地注视着趴在床上粗鲁的把枕头翻开又丢到一边去的夏尔。

 

他想大概是自己太惯着他了,夏尔现在越发的骄纵任性,虽然确实是在逐渐成长,但是某些方面比起几年前更加严重。

 

比如刚才他就踹了自己一脚。

 

塞巴斯蒂安的目光顺着夏尔的脖颈下滑,那曾经让他无限浮想情动的白皙上面清清楚楚地印着一个小草莓,要不是夏尔向来要面子,不允许他在需要裸露的部位乱整,否则塞巴斯蒂安真的很想在那上面多种几个。

 

然后是撑在床上的手臂,白皙细嫩的肤色表示这手臂的主人养尊处优,带着少年和青年独特的稚嫩与柔韧,美中不足的是上臂有记个淡紫色的指痕,那是昨晚塞巴斯自己太兴奋一不小心留下的。夏尔被喂养得很好,那滑腻腻的肌肤几乎看不见毛孔,稚嫩的稍微一下重手就会留下伤痕。

 

隐在手臂后边的胸膛上吻痕更多,原本粉嫩的乳头一直到现在还带着点红肿,颤巍巍可怜兮兮地挺立着,像个小小的红珊瑚珠,看来昨晚下的手有点重了。

 

塞巴斯蒂安这样想着,却丝毫没有悔意,由于被子的遮挡他看不见胸膛以下的部分,于是他恶劣的想要掀开夏尔的被子看看下面是不是也像他的乳头一样绽放着蔷薇色。

 

然而狼爪刚放到被子上,他就被夏尔的枕头糊了满脸。

 

“别毛手毛脚。”夏尔斜睨了他一眼,“你到底放哪儿去了,我的眼罩。”

 

他的右眼此刻就像正常的左眼一样睁着,但是里面却不是眼白加上蔚蓝色海洋般瞳的眼珠,而是紫色的玻璃石一般透明的晶莹,中间是圣殿的标志,一个边角规整的五芒星。

 

“想不起来了~”塞巴斯蒂安懒懒地调整一下动作,换个视角视奸他的少爷,“昨晚情况那么紧♀急,随手一扔就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夏尔看着他一副餍足的样子就想骂人,但是他受到的教育让他根本就想不出什么骂人的好词汇,于是他只能恶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了事。那家伙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昨晚说什么明天就是夏尔生日啦送个小礼物给他啦,结果就一直折腾到后半夜,还怎么说都不肯停手,搞得他的腰还有些酸疼,心情自然也就随之恶劣不少。夏尔觉得自己没有把他踹下床就已经很对得起他了。

 

一转眼,夏尔登基已经有四年,他早已习惯国王的生活。周围的人们也早就习惯了国王陛下和大祭司阁下出双入对的身影,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是因为惧怕被做掉而不敢谈论他们之间的艳情,那么现在就是对这种无时无刻都在秀恩爱的行为表示了习惯性无视。对于夏尔来说,别的人怎么想不重要,塞巴斯蒂安贯穿了他从童年到少年的跨越,又贯穿了从少年到青年时期的跨越,给他留下一种非常难以言说的情感。顺带一说,上面那句话,是各种意义上的贯♀穿。

 

就像塞巴斯蒂安认为的那样,时间会冲淡一切,也会带来一切。不知道是夏尔本身对他还有割舍不下的情愫,还是后来真的被塞巴斯蒂安的真诚所打动。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俩人闲下来的时候就会做些只有他们俩人才能做的有♀益于身心健康的事情。仇恨、猜疑和悲痛,就像时间洪流里的一粒沙子,虽然重重的沉在水里,但还是被水流带着,不甘不愿地往遥远的愿望滚去,最终留在当下的时候只有新鲜的清澈的水流和新的砂石,最痛苦的那一部分却是已经无法逆转的远去了。

 

夏尔其实是个很倔强的人,他站在岸边看着那粒沙子一点点往前挪动,一边不希望它离去,一边又想赶紧得到解脱。他曾经想要报仇,向每一个跟他的父母之死有关系的人讨回他们应该付出的部分,所以他看着真正的王子被杀也并不怜惜,他痛恨这个国家,不论是王室还是圣殿,他希望这些可恨的家伙都给他的父母陪葬。但是当他面对着塞巴斯蒂安,一种深深的迷茫还是会笼罩他的心。

 

所以他顺着对方的意思当了国王,他顺着对方的动作躺在床上,从不在国事上过分纠结的英明果断的国王陛下,在处理和大祭司的感情上一直是一头雾水的。

 

某个看不见星星的夜晚,烛火幽暗,国王寝殿里的大床上,塞巴斯蒂安曾经吻着他的手指说,我会帮你报仇的。

 

然后他见证了塞巴斯蒂安是如何一点一点地清洗着整个王室,一边巩固夏尔的权力——他已经不需要再巩固自己的权力了,他已经是至高无上的了——一边笑着对夏尔说,你看,高兴了吗?

 

夏尔摇摇头说,还有圣殿。

 

塞巴斯蒂安立刻垮下脸,悲伤溢于言表,这个就等等吧,现在还不行啊。

 

夏尔同意了,于是一直到现在,原本人满为患的王室成员没剩下几个了,剩下的都是些根本翻不出天来的庸碌之辈,塞巴斯蒂安很放心他们才会留着做个样子。帝国上下,圣殿真的是君临天下风光无限。

 

就这一步,夏尔也有自己的打算,王室的削弱在外人看来对他这个国王很不利,即使塞巴斯蒂安明摆着偏向他,但还是会有人对他的作为抱有怀疑和反叛心理,他不希望来个人就以为他是大祭司的男宠,那些令人惊喜的政治言论也都是大祭司为了哄他特意教给他的东西;另一方面,反正他现在是国王,塞巴斯蒂安很早就表态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就算他想搜刮全国老百姓的口粮也没问题,他不会那样做,他会是个好国王,然后好好整治整治这些恶心的人。

 

他很期待,当那些人得知他是被他们灭灭门的凡多姆海威家的少爷会是什么表情。

 

跳到现在,夏尔的十七岁生日,本来也不是什么成年礼那样重要的时刻,所以准备在本国放个假庆祝一下就算完事儿,可是居然收到了他的母国的帖子。

 

似乎···是想要献出自己的国家的样子。

 

他看见这个文贴笑了,随后把它递给了旁边的塞巴斯蒂安,表示就这样吧,咱的版图大一点点也无所谓。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他曾经的国王陛下,他怨恨他对自己的家族灭亡的不作为,但是转念一想,他又有什么能力跟帝国对抗呢?往小了说,要付出的可是王室的生命;往大了说,要流血的可是无辜的人民。谁知道这件事只是想要凡多姆海威消失还是就是想撺掇这个小国家跳脚,然后名正言顺地发兵呢?

 

现在他自己成为了国王,很多事情都想开了,不过既然对方这么殷勤的送上这份礼物,那么他也就受之不恭了。

 

“遵照您的吩咐,全国都已经放假了。”塞巴斯蒂安见夏尔渐渐地坐了起来,被子滑到他的细瘦的腰间,忍不住过去搂住了他,“您也该放假了,我的少爷。”

 

他说着,在夏尔的肩胛处印下一吻,挑逗地伸出舌尖在那里舔吻,亲吻的水声让夏尔红了脸。

 

根本无法挣开对方按在他后腰的手掌,夏尔只能拼命侧过身子不让他继续,“别动!你烦不烦!”

 

“不烦啊。”塞巴斯蒂安说着将他轻轻一推,他就倒在一堆刚被他翻得乱七八糟的被褥里,“你还挺精神的,看来是我不够努力。”

 

“不是你说我要放假吗!?”夏尔怒了。

 

“啊,您现在不就在放假?”塞巴斯蒂安无辜状,“我帮您放松一下···”

 

“走开嗷!”

 

······

 

后来,夏尔在皱得一塌糊涂还脏兮兮的被子里面发现了他沾染了一丝白色可疑痕迹的黑眼罩。

 

看来又要换新的了呢。——来自放假比上班还辛苦的国王陛下。

 

TBC.

 

评论
热度(59)